设置

关灯

第六十章 阴谋的味道(第二更,求推荐求收藏!)

    寻依师妹在龙脉里迷路了…

    这在她看来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

    作为纣绝阴天宫的少宫主,这种死气横生之地本应该就和她自家后院一样。

    不过自家后院太大的话迷路似乎也不丢人?

    更棘手的是寻依小看了如今龙脉内的混乱情况。

    常年的死灵气侵蚀与天地法则的崩裂,让龙脉变成了一处无天无地之所。

    最直白的来说就是指南针在龙脉内是起不到作用的,一些场所甚至前脚踏出一步,修为不够的话甚至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向下走还是向上走。

    周围的死灵气吞噬掉的不止是人的视觉范围,还有对方向的感官。

    行走于龙脉中无异于走在一场暴风雪里。

    可更让寻依师妹感觉到丢脸的是她被人抓住了。

    如今寻依师妹也不知道这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她在龙脉中行走了整整四天的时间,迷失在了龙脉深处时误入了一处仙灵界中。

    还是一处魔教的仙灵界,然后她就被人抓住给捆了起来。

    抓住寻依师妹的魔教名为血神宗,听起来很像是什么二流宗门的名字。

    可血神宗在上古时期的九幽是一个威震四方的名门大派,传闻宗主是九黎一族的后人,身负蚩尤之血。

    寻依不知道能不能用名门大派来形容,她在青莲剑宗待的时间太长,九州和九幽两道的三观都混淆在一起。

    但寻依记得自己的父亲…纣绝阴天宫的宫主在与血神宗的宗主见面时都会互相礼让三分。

    记忆中寻依师妹以前随自己的父亲去血神宗讨论过一次九幽的势力划分。

    宗门位于九幽深处的一处山脉之中,宗门洞内一种名为汲血妖树的根须盘绕,仿佛进入洞内就像是进入了什么生物的体内一样。

    让当时还年幼的寻依非常不适应。

    可从自己父亲亲自上门去相谈这一点上来看,这个魔教在九幽的势力就不弱于纣绝阴天宫,至少宗主的修为不比她的父亲差多少。

    但如今寻依师妹没有找到自己的父亲,反倒是被血神宗给绑了。

    现在寻依师妹正坐在一个红轿之上,红轿周围布满了猩红色的符咒印记。

    她想要破除这一印记逃离时,总会有一种刺痛她手心的感觉泛起。

    寻依师妹并非是无法逃离,她想逃很简单,直接动用死灵气冲破这符印即可。

    甚至于周围抬轿的四位血神宗的门徒也活不下来。

    但寻依师妹懒得动,死灵气这东西每用一次,她的心境就会混乱一分。

    这是她在龙脉深处走了四天第一个遇见的灵界,寻依师妹很好奇千年后血神宗变成了什么样子。

    但当红轿被放下,寻依师妹走出了轿中时,她发现千年的时间并没有让这个宗门变换多少。

    她走出了红轿抬头看着宗门四周。

    这里应该是什么洞窟的内部,周围的光线非常的昏暗,唯有在墙壁上盘踞着的汲血妖树散发着暗淡的红光,数根时不时还会蠕动一下。

    当寻依师妹抬头时…一个戴着古怪牛角面具的身影正坐在石座之上。

    在石座后方有数个正在跃动的血池,从其中溢出的血液沿着两侧的小渠,一直从宗主的石座上流淌到了寻依师妹的两侧。

    诡异,昏暗,压抑。

    一系列的感官跃上了寻依的意识中。

    九幽虽然是鬼地,可她的纣绝阴天宫的环境却是满天繁星。

    可这血神宗的驻地真的是差点把‘我们是大反派’这一行字写门口了。

    但血神宗对九州之民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好的存在。

    “是女孩。”

    “血液,我闻到了她身上新鲜的血。”

    “千年的时间了,终于可以换换胃口了。”

    寻依听着周围黑暗中的窃窃私语。

    她感觉到了在黑暗中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她。

    很麻烦…这个血神宗的门徒数量有些多,其中千年前残留下来的幸存者也不少。

    和青莲剑宗比起来,这群能依靠死灵气苟延残喘的魔教在龙脉中似乎活得更好一些?

    可突然间一股威压席卷了宗门内部,那些窃窃私语的门徒们全都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而这股威压来自于坐在宗主位置上的那一身影。

    “真是稀客。”终于石座上的身影开口了,它在牛角面具下的瞳孔盯着寻依师妹“我没想到千年后还能见到纣绝阴天宫的少宫主…”

    “……”

    寻依没回答对方,只是向他行了一个纣绝阴天宫常见的礼。

    从声音上来判断,这绝对是血神宗的第一位宗主没错。

    那一位曾经有资格和自己父亲面对面坐下相谈的上古大能。

    可她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寻依师妹的目光左右看了一眼,虽然宗门内的光线非常昏暗,可她还是能依稀辨认出在黑暗中躲藏的身影。

    血神宗的四大护法竟然全都健在,还有其他从千年前存活到如今的修真者数量也不少。

    凭什么?

    因为是邪修的原因?

    这个念头刚出现在寻依师妹脑海里,在宗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急报。

    “宗主!神农宗又派人来攻我山门了!”

    “?????”

    寻依师妹听到这一声急报,愣得直接侧头看向了那位前来报信的血神宗门徒。

    神农宗这名字她觉得不需要介绍了,直接说是神农氏后人创立的宗派。

    宗门本身在九州的名气也非常之大。

    但就如宗门名字一样,神农氏传下来的功法都是与种仙灵道果为主。

    可本身宗门弟子的战力并不算强,因此这个专注种田上千年的宗门何德何能可以打上…九幽以战力威震天下的血神宗山门?

    这听起来就像是自家的农业部被派遣到别国…把别国的军队打得堵在山上根本不敢出门一样不可思议。

    假的吧?

    寻依师妹更担心的是神农宗会不会被这个魔教给彻底屠杀殆尽!

    要知道路远虽祝福她,在灵泉和龙脉中所遇见的所有仙灵界和鬼灵界都要告知于他。

    可寻依师妹心里有一个大概的概念,那就是救下神农宗的优先级绝对比这群战争狂遍地的血神宗要高得多!

    也许神农氏后人掌握了什么能救他师兄寿元的方法呢?

    想到这里寻依师妹没有再犹豫,说话间就想要踏出血神宗的山门去调节两个宗门之间的斗争。

    可她还没有踏出一步,她的手就被什么东西给牵扯住。

    她回头一看发现是极为细的血液所构成的丝线,数十根丝线环绕在了她的手臂上一直延伸到了那位宗主的指尖上。

    “难得来了一位新客人,本宗主有事要和你谈谈。”

    寻依师妹轻扯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那数十根血液构成的丝线的韧性远超于钢丝,她强行撕扯的话会把自己的手臂扯成三截。

    而且既然神农宗那群修士竟然有能力攻上血神宗的山门,按道理现在的战况应该是神农宗占优才对!

    先忍下来看看情况!

    寻依师妹远远的对着那位宗主轻点了一下头,它也收回了手中的控血术所制造出的丝线。

    随后血神宗内门徒倾巢而出去保卫自己山门,唯有宗主一人带着寻依师妹来到了它私人所住的石室中。

    这间石室可以看出这位宗主的品味不一般,许多名贵的花瓶与挂画放于石室各处。

    血神宗的宗主身高两米五左右,他走入这石室内后找了一处木椅坐下。

    在他坐下没多久,一位年龄看起来仅有七八岁,身着一身红衣的小女孩从石室后的床帘走出。

    寻依看见那位小女孩的瞬间,直接再次很郑重的行了一礼。

    “晚辈姬寻依,拜见血神宗的宗主羌红砂。”

    “免礼,没想到我用化血神法变换成这模样你还认得我。”

    那位小女孩很淡然的一挥自己的衣袖,而之前坐在了木椅上的那健壮的身影却倒了下去。

    寻依师妹现在才明白…那位坐在明面上的宗主只是这位小女孩用控血之法操控的傀儡而已。

    化血神法…

    寻依以前听自己的父亲说过,血神宗的山脉中有一凝血神坛的宝地,这一宝地传闻过去是盘古心脏所在地。

    其中涌出的泉水猩红如血,可用来进行修炼的同时,还能拿来修一种换身之法的神通。

    这一神通可以重新替换掉自己的身体,从衰老迎来新生,代价就是修为散尽七八重,需要重新再修。

    这位宗主应该是得知自己大限将至才会用这一冒险的方法延续自己的寿命。

    “羌宗主,你将这位外人引入这里…所谓何事?”

    从石室内又走出一位年迈的老道,寻依师妹从这位老道身上感觉出了对方修的功法…应该和神农宗有关。

    神农宗的现任掌门?

    因为掌门被抓了,所以神农宗的子弟才会过来攻山?

    不对吧。

    寻依师妹感觉对方更像是过来坐客的,而不是被抓过来的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