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十一章 生存之法(第一更!求推荐求收藏!)

    “如果我不将这位纣绝阴天宫的少宫主给带到此地的话……”

    那位小女孩本来想伸出手搭在寻依师妹的肩膀上,然后将嘴唇贴到小师妹耳边出声说的。

    结果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身高只有一米二左右后。

    她很无奈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开始绕着寻依师妹身侧缓步走动了起来,然后压低了自己的声线说。

    “她恐怕会出面调停我们血神宗与你们神农宗之争。”

    小女孩的声音中至始至终带着戏谑的意味。

    这让寻依师妹很想抓住这家伙,然后疯狂的捏对方的脸。

    可这个小女孩确实是她的前辈,自己父亲都要敬让三分的大能修士,所以寻依师妹出于礼貌还是忍住了这一冲动。

    “如今天地生灵气匮乏,我所遇的修士多都在为存续而努力,你们两个宗门为何要在这种情况下还互相争斗?”

    寻依师妹还是问出了自己不解的地方,她的目光瞅了一眼那位小女孩,又瞅了一眼坐在木椅上的老道。

    老道被寻依师妹这么一质问,一脸愁容的耷拉着脸,同时手不停抚着自己的胡须,张嘴想解释却又不知如何解释。

    “本宗主可以告诉你,可有一条件,你不可以将今日所听的告知于任何一人。”小女孩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非常恐怖“否则那怕得罪你父亲,我也会将你打入九幽血牢之中!”

    您就是看在我父亲的情面上才不敢杀我的吧?

    寻依师妹知道自己过来是调停两个宗门之间的斗争,而不是来拉仇恨的。

    所以她很聪明举起了自己的左手。

    “我以纣绝阴天宫的名义立誓,如将今日所听透露给任何一人,我将受魂飞魄散之罚。”

    在寻依师妹立下这个毒誓时,她没有感觉到什么被大道环绕的抑郁感。

    看来这立誓的大道也没有了?

    不过这种赌上家族名誉的毒誓也已足够,血神宗的宗主羌红纱知道寻依师妹是那种不屑于撒谎之人。

    “很好,不知少宫主是否听闻过我门所修的心法?”羌红纱脸上恐怖的表情逐渐变为了女人妩媚的韵味,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脸上露出这一表情。

    真的非常的违和。

    她看起来还想很优雅的找一张椅子坐下,只可惜椅子比她还要高,往后一坐的时候差点摔倒。

    好在这位宗主的身手敏捷,扶住了椅子的腿部勉强的…爬上了椅子。

    寻依师妹觉得…她的这一系列动作自己还是不要点出来比较好。

    这位宗主可能是刚变成这幼儿的身体有些不适应。

    “知道,控血之术,心法名好像叫《御血断魂决》。”

    寻依师妹这时候就比较喜欢青莲剑宗的取心法方式了。

    其他宗门的心法名一个比一个复杂,特别是一些小宗门,又拗口又难念。

    青莲剑宗就好很多了,弟子修的心法直接叫青莲心法。

    “你直接称之为控血术本宗主也不介意,关键是你应该知晓修我门心法的修士们…基本上都有隐疾,道心上的隐疾。”羌红纱没回避这一问题。

    在九幽的多数修仙宗门的心法功法都有一堆副作用。

    唯独北阴大帝还有其麾下的六天宫所修的心法没什么副作用,但作为六天宫的纣绝阴天宫是不对外收徒的。

    至于血神宗的控血之术副作用就是…

    “以杀入道的心法,自然是让修炼者无法抑制自己的杀念?”寻依师妹都不需要猜了。

    血神宗在上古时期是很有名的作死小能手,基本上九州与九幽之间的关系好坏就要看血神宗的人今天抽风没有,抽风的程度如何。

    他们是九幽里最喜欢跑到九州的地界去闹事的一群修士。

    “杀念有些过了,应该用战意二字来形容,以怒求战。”羌红纱说着手中出现了一缕死灵气。

    “如今天地灵气仅剩下这些死灵气,我门修士虽然可靠这些死灵气修炼,但内心中的战意却躁动得无法平息,如不找地方发泄,这一战意将会积蓄为杀念,到时候红了双眼,那就不分同门师兄弟,将会堕入魔道万劫不复!”

    魔道…

    这是就连九幽的修士都不愿意提及的东西。

    虽然血神宗虽然魔教魔教的被外人喊着。

    但大家修仙不都是为了得道成仙,拥有移山填海之能吗?

    可这过程中变成了疯子,失去了自己的理智,不管是修鬼还是修灵都是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所以鬼修邪修们往往会想尽各种办法稳定自己的道心。

    “所以你就让你的弟子们去和神农宗的人开战?”寻依师妹听到这里看了一眼神农宗的掌门。

    “这是必要之法,我们已经千年未见外人,灵界开启后派出探路的弟子都失去了联系,唯有靠和神农宗的争端才能稳住所有弟子们的道心。”羌红纱似乎也非常的苦恼。

    “那互相争斗中不会负伤吗?神农宗的弟子们会愿意接受么?”

    寻依师妹也没有指责什么,毕竟这都是为了活下来,可神农宗的修士们这么多年来…总不会一直愿意当血神宗的沙包吧?

    “虽我和羌宗主立下了伤不可杀的门规,可受伤常有,而且我门修士也需用这种方式排解心中的邪念,重要的是…”那位老道说到这里略微沉默了一下。

    “神农宗需要靠我门修士炼化死灵气得来的精血种植粮食,我们的弟子也需要靠这些粮食过活。”

    羌红纱也没隐瞒直接说出了两个宗门…像是食物链一样的关系。

    血神宗的弟子们拥有炼化死灵气的能力,这些死灵气炼化后能汇聚成名为精血的灵宝,用来当植物的养料非常不错。

    可这死灵气会让他们道心大乱,长时间心境会被影响得非常厉害。

    为此在两位幕后黑手的策划下,两个宗门长达数十年的斗争开始了。

    神农宗的弟子为了抢夺精血大肆攻山,血神宗则是为了抢夺粮食而反打了回去。

    这种两个宗门的弟子们为了各自的宗门,为了各自的正义,都将对方视为了邪恶与强盗一样的存在而互相斗智斗勇着。

    争斗中唯有一条规则不能被打破,那就是不可下死手。

    至于还有一些事,修真者们都有自己的自尊是不会做出什么下三滥的事儿来的。

    可寻依师妹听完了缘由后…

    “你们真的很无聊。”

    寻依师妹用自己学会的现代语气回应着这俩…在幕后操控着食物链的宗主。

    “人生在世总需要追求,我的弟子们如没有敌人,他们修炼还有何意义?”

    羌红纱倒是觉得这事是为了两个宗门的延续!

    “羌红纱前辈,您是否想过有其他的解决之法?”

    “我们被困在这鬼地已有千年,七十年前还有人会给我们送来些许食物,可如今此地仅剩下恶鬼与死灵气,无一物可做食物,无一木可做衣衫,众人受困于死灵气不可出现世,不知少宫主有何解决之法?”

    羌红纱好像也很期待着这位外人能否带来什么突破,她说话间想用手背撑着自己的下巴。

    这本来是一个很慵懒且妩媚的动作,但…她手太短了,木椅的扶手太高了!她的手肘根本碰不到木椅的副手!

    求求你做一个儿童版的椅子好不好!

    寻依师妹憋笑真的憋得很辛苦。

    “实不相瞒,我受一名为妖灵保护协会的…宗门,组织?硬要说的话,我是受一个援助天下修士妖怪的人所托到此地寻访的。”

    寻依师妹现在就想听听路远有什么好计划,毕竟路远已经收服了青莲剑宗和墨家。

    而且先天御灵体能给这种绝望的状态带来什么突破。

    “又是更多的外人,羌宗主,万万不可啊!万人的到来会让两个宗门的平衡被打破!”老道忧心忡忡的出声说。

    “本宗主知道,可妖灵保护协会,那会长…是否是路家人?”羌红纱连忙问。

    “是。”

    “路家人的话,我愿意相信他们一次!”

    羌红纱一招手,血液所构成的丝线拿出了数封已经非常古旧的信件。

    信件上的署名寻依师妹没看清楚,但姓氏上或多或少都是有一个‘路’开头的。

    (PS:新的一天!我更新啦!推荐票也更新啦!)